全部
  • (61)

胸中应有世界标准——不要再象过去那样内外有别了

习近平说,要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。事实上,中国已经扛起了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大旗,成为其最有力的维护者和开拓者。过去,市场上常有借“外贸转内销”来推销产品,是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,质量标准内外有别。但现在中国已号称经济老二了,再这样未免有失身份。日前我看了微友发来的微文,上面说,丹参滴丸自1997年向美国FDA申请注册20年,投入大量人、财、物力,最近三期临床试验惨遭失败,被判无效。症结在评判标准。FDA国际中心组织9...

  • 159
  • 30
  • 30
  • 0
2017.09.20 19:13

什么事都以公开透明为上

关于官员财产申报的话题,有一阵网上发声者众,形成了舆情声震天地之势。但上少应者,日渐式微。 近在网友文中又看见这个老话题。 网文说,俄罗斯总理昨天在新华网与中国网民交流、回答提问。谈及官员申报财产时,表示申报是很正常的。不料这引发了【环球日报】的回声。 “环”回应道,要求官员财产公开作为一个口号,具有天然的道德力量。但只要我们做一最简单的推演,就会发现,在中国当下什么信息都权威不足、传言当道的时候,一...

  • 89
  • 6
  • 24
  • 0
2017.09.18 10:55

中国现在有钱了

中国现在有钱了。中国百姓生活,和30多年前相比,有了长足的进步。到处高楼大厦林立、道路桥梁炫目。习近平的扶贫政策,也以每年1000万、且落实人头的真干,在扎实地进行。但中国现在有钱了,又有新标杆。据官媒隔三差五地报道,贪官挖出一堆,动辄贪污上亿。国家发改委医药司有个窝案,个个价贪上亿。他们勾结卫计委的官员、专家,伙同厂家、商家、医院和医生,肆意抬高药价几倍、几十倍、上百倍,犯下了祸国泱民的罪行。流行在该...

  • 111
  • 5
  • 23
  • 0
2017.09.12 12:22

从转基因谈起

有关转基因,本只想在昨文【第三种声音】结尾处附上一段,但給写忘了。今天索性展开来写。前日看了微友发来的【新华社八问转基因,蔡汉平智答附加题】,但被问者实际是彭光谦。而蔡汉平只在结尾说:“一句话,转基因不取,反季节不为。”,简单呃要。彭是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、战略问题专家,将军。微文的核心内容是转基因作物打破了千万年形成的物种纵向遗传,强行实行基因跨物种横向转移,潜藏着安全、生态、社会、道德的大风险。...

  • 96
  • 11
  • 23
  • 0
2017.09.11 17:20

第三种意见

虽然世界人口总体上是正增长,但欧美诸国都到了正负临界点,靠较高的社会福利和年青移民的不断输入才避免进入老年社会。而日本新加坡等东亚国家,由于移民政策较严,生育率呈负增长,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。据日本官方预测,日本人口2015到2065的50年间,将从1.27亿降至8088万,减少近4000万。从目前看,过低的生育率日益难以支撑这个庞大的经济体;从长远看,甚至会威胁日本民族的生存。这不怪引发世界上很多专家学者的关注。最近我...

  • 68
  • 2
  • 20
  • 0
2017.09.10 12:27

城市的雪、乡村的雪

今天我要作一篇评论,评得是一篇【故乡的雪】的散文,作者是李铁锤。但我为什么把议题分别设为城市和乡村的雪呢?且看散文的头和尾。有些东西是只属于乡村的,不能到城市,故乡的雪就是。我第一次看城市的雪,是在随州读书时。参差不齐的斑驳楼房、冒着黑烟的暗红烟囱,再起劲下的雪,也掩盖不了这丑陋与污浊。城里的雪,就象遇人不淑的洁净女子。我可怜城市的雪,也可怜城市的人。城里人不去乡下,就不知道雪本来的样子,就象居庙...

  • 58
  • 5
  • 22
  • 0
2017.09.06 16:04

从跳广场舞说起

昨天看见新华社文章:健身成了“百人上访村”的解药。文中说,山西省屯留县岭上村曾是有名的“百人上访村”。2016年,村支书带领村民修建了一块3000平方的健身广场,安装了蓝球架、平步机等配套器材,每到傍晚,村民便聚到这里,热闹非凡。锣鼓队长吴晚凤,原上访大户。她说,当初觉得搬迁吃亏,老想闹事。现在住楼房,生活也好了。如今才真正是享受生活,每天跳广场舞和锣鼓队成了快乐的源泉。健身提高了农民的自信,加强了他们之间的...

  • 120
  • 13
  • 30
  • 0
2017.09.01 11:56

上山下乡——尾记(一)

站在历史的角度,我又回顾了50年前的,那场排山倒海、无可阻挡的运动,心头浮现出一个问题:毛泽东们推动这次运动,是否并不完全是权宜之计,还夹有更深远的思考呢? 毛和列宁都曾强调教育农民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点,即政权的取得主要是依靠农民。土地均分符合了他们的世代追求,但后又收归公有,确不符合他们的心愿。因此他们就从革命主力成了落后群众。也因是被动接受而失去了生活的目的性。毛对这点不满意,而对这批印有城市烙印...

  • 90
  • 9
  • 23
  • 0
2017.08.31 11:02

回望——一个愚蠢的年代

回望50年前,我看见了一个闭门关户的社会;我看见了一只魔手,用几千年积淀的愚昧作材料,制造出一个巨大的愚民旋窝,将几亿人陷在其中。1966年6、7月间,我所在的学校——合肥一中,成了一座古代的庄园。以革命军人家庭的同学为首的红卫兵,手执皮鞭——大字报,不但贴满全校,还随意地贴在老师们身上。我们的英语老师,端庄秀丽,背贴大字报,站在讲台为我们讲课;娇弱尔雅的音乐老师,前后都被贴上大字报,瘫坐在地。两位都是中央大...

  • 535
  • 38
  • 75
  • 0
2017.06.28 13:46

上山下乡——尾记(二)

这篇文章来自凤凰网,标题是:“一场两败俱伤的旅游扶贫:投资刚来,村民就坐地起价。” 文章说,事情发生在黔西南一个有着3388人的典型山村,由于拥有溶洞、天坑、温泉和喀斯特山貌等自然旅游资源,经过一个曾“学习时髦,在深圳打工18年”的,现已是中年的村支书,他拍照、慑象、写长长的规划和介绍,发到网上自荐;他跑领导、见老板,不懈努力了四年,终于打动了开发商,来此投资2.2亿元。消息传开,一些外出打工的村民纷纷归村,来...

  • 158
  • 15
  • 45
  • 0
2017.06.22 11: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