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跳广场舞说起
2017-09-01 11:56:40
  • 0
  • 13
  • 30

昨天看见新华社文章:健身成了“百人上访村”的解药。

文中说,山西省屯留县岭上村曾是有名的“百人上访村”。2016年,村支书带领村民修建了一块3000平方的健身广场,安装了蓝球架、平步机等配套器材,每到傍晚,村民便聚到这里,热闹非凡。

锣鼓队长吴晚凤,原上访大户。她说,当初觉得搬迁吃亏,老想闹事。现在住楼房,生活也好了。如今才真正是享受生活,每天跳广场舞和锣鼓队成了快乐的源泉。

健身提高了农民的自信,加强了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。现在山西28200个行政村和1196个乡镇拥有了健身广场。

真应为政府鼓与呼。

但人以群分。政府应该为所有群体着想,关切不同群体的精神需要。群体之间虽无高下之分,但确有需求之别。比如象我这样的一群,不分左中右,都能在发文中尝到乐趣,所以都想社会上的言路更开阔一些,表达更自由一些,平台也能象健身广场一样多。虽然宪法明确公民享有言论自由,但详细的、看见摸着的有关法规条文应尽快跟上完善。尤其是网络言论,更应让大家清楚明了,而不是大略模糊。

有人会说,你不挑刺,不探讨别国的社会发展道路,就一路绿灯。但我要问,挑刺只是为政府好,要尽一个公民应尽的职责呢?而别国的治国理念里,有没有能帮助中国社会推进经政改革的有效成分呢?

习主席说:人民是否享有民主,要看人民是否在选举时有投票的权利,也要看人民在日常政治生活中,是否有持续参与的权利。也要看人民有没有进行民主决策、民主管理、民主监督的权利。

要参与,要监督,只有通过各种言论渠道发声才能实现。所以期望政府能多建便民的言论广场。

实际上,鼓励人们说真话,和鼓励村民跳广场舞,没什么两样。而堵塞言路,有时会出问题。四川荜节一个学生的死,引发谣言四起,舆情汹涌,连人民日报都发问:当地政府究竟在怕什么?
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