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转基因谈起
2017-09-11 17:20:09
  • 0
  • 11
  • 30

有关转基因,本只想在昨文【第三种声音】结尾处附上一段,但給写忘了。今天索性展开来写。

前日看了微友发来的【新华社八问转基因,蔡汉平智答附加题】,但被问者实际是彭光谦。而蔡汉平只在结尾说:“一句话,转基因不取,反季节不为。”,简单呃要。彭是国家安全论坛副秘书长、战略问题专家,将军。

微文的核心内容是转基因作物打破了千万年形成的物种纵向遗传,强行实行基因跨物种横向转移,潜藏着安全、生态、社会、道德的大风险。1996年,美国向中国出口转基因大豆111万吨,到2012年达到5838万吨,增长50多倍,占据中国80%的市场,早已突破中国粮食安全的底线。民以食为天。这可能成为美国征服中国的杀人不见血的生物武器。彭虽也认为转基因是新兴技术,蕴含着新机遇,国家开展研究、试验,以认识其内在规律、趋利避害,是很有必要的,但对有关部门的向转基因研究投入创记录的300亿元,是同期常规育种经费1.8亿元的166倍。而不明白怎么会如此厚此薄彼、扶洋抑中、爱憎分明。


这里有些高度政治化的言论。但彭的专业方向是国家战略安全,是可以理解的。近期也见过其他反转基因的文章,他们有个兴奋点是法国科学家已实验证明,转基因食物致大鼠致癌。


前天微友还转有一篇,是杜克大学分子癌症生物学博士李治中,发在生物探索杂志上的文章。他是在写癌的成因和治疗的,其中一章涉及转基因。

他说,网上盛传法国研究出大鼠吃转基因致癌,我很欣慰地看到这种哗众取宠的文章已经撤稿了。到目前为止,没有任何一篇经得起推敲的、高质量的论文证明其能致癌。

文章说,转基因本质上是給细胞加入新的功能蛋白质,即传统食物加新蛋白质。所有蛋白质都由20种氨基酸构成,在人体内被蛋白酶分解成氨基酸被吸收。说转基因完全无害,在科学上是个无法证明的命题。只能说,在有人证明它有害前,它是无害的。

文章还说,为什么要研究转基因?这和袁隆平做人工选育水稻的目的是一致的,即为降低成本、提高产量,以喂饱更多人,最终能达到不靠天吃饭的目的。


新华社八问里还有个人物,是只说了转基因不取,反季节不为。此人未做介绍,不知何方菩萨。但他如不是全年特供,想不沾转基因油和反季节菜是很难的。这里有个选择的问题。政府应在法律层面上强制要求转基因食物需明示。

在反转基因 的人里,有个重要的活跃人物叫崔永元。他是个名人,现在反转基因就更加有名。但我在想,转基因有没有害,尚需专家日后才能证明。现在中国在粮食安全问题上,有着更多着急的问题,他为什么不问,就问转基因?难道只为更更有名?

比如说彭将军就还提到粮食生产底线、民以食为天的问题。食油市场外国占80%,玉米估计也要占去大半。我对政府一直说的粮食生产完全自给感到纳闷。合肥从四方出城3——50里,原来的农田被小区、开发区和树木占了。我原来的下放地,大圩里千亩沃土,一马平川,全被种上杨树,连同全部岗田。原村民除了打工,就是打牌。到全国看,都差不多。所以彭将军的担忧绝非空穴来风。

食品安全还来自水污染,包括吃水和灌溉水。水导制耕田的污染。前一程不断传来南方数省稻米的重金属和致癌化学物严重超标;全国耕田土壤污染调查结果也不容乐观。

还有今天在微文里又看见一篇:中国人要害死中国人。文中列举了南北数省的毒泡菜、毒牛肉、毒香肠被记者记录着的制作过程;南北都有的严重黄曲霉素污染的大米変身水晶、珍珠米的制作过程,都引起我以前看到的天津调味品等等的披露又浮上心头,觉得中国人的食品安全真要到了杯弓蛇影的地步。

但要说到治理,里面存在着利益输送、地方保护、监管懒政等诸多困难。治理这些不说比治理污染本身难,至少是差不多。好在中央已在加大力度,实行了层层“河长制”等有力措施,相信会见大效。我们试目以待。

我能理解,治污治毒打假都是件难事,牵扯到国力、发展、法制、法治、觉悟、道德等诸多需要时间、耐力、决心和妥协的难题。但应向民众讲真话,就会取得民众的理解和支持。切不可讲大话、放空炮。

最后我觉得崔记者应向另一位女记者---柴静学习。她所关注的雾霾,最起码是真实有害地存在着的。我向这位为了祖国的蓝天白云而付出了艰苦真实的努力的女人致敬。

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