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山下乡——尾记(二)
2017-06-22 11:01:44
  • 0
  • 15
  • 47

这篇文章来自凤凰网,标题是:“一场两败俱伤的旅游扶贫:投资刚来,村民就坐地起价。”

文章说,事情发生在黔西南一个有着3388人的典型山村,由于拥有溶洞、天坑、温泉和喀斯特山貌等自然旅游资源,经过一个曾“学习时髦,在深圳打工18年”的,现已是中年的村支书,他拍照、慑象、写长长的规划和介绍,发到网上自荐;他跑领导、见老板,不懈努力了四年,终于打动了开发商,来此投资2.2亿元。消息传开,一些外出打工的村民纷纷归村,来做回乡发展的前期准备。但最终事情却黄了。

为什么呢?事情卡在征地上。

这个项目需征地300余亩,涉及90多户人家。征地是为人工造湖。征地价是2.8万元一亩,但部份村民不认可。30多户成了钉子户,有人喊出了几十万元的高价。其间村支书劝村民,没人来开发,地一文不值。但老人们继续扯皮说:地很肥呢。年青人嘲讽道:有多肥?可够你烟钱?结果开发商陪不起时间,抛下已签定的合同撤资走人,损失了前期的规划和投资,留下那些回村的村民守着破灭的希望黯然神伤。

这场两败俱伤看起来是少数村民的目光短浅引起的,文章的意思也基本这么认为。但我以为老村民们的眼光,不仅是被利益,更主要是被他们与这小块土地紧紧相连的对父祖辈的追恋、和对自身经历的情感所遮蔽,负担过重。但他们只占少数,大多数人哪去了?文中反映的是他们作壁上观。在这件与他们利益休戚相关的大事上,没有及时出手干预,显出一盘散沙。事后他们都后悔了,包括钉子户们。但值得一问的是:彼时那些赞同者们的思维和手脚被谁拘住了呢?显然是被一惯的,由上面和别人画好了道,自己跟着走的老套子拘住了。

他们显然没有这样的意识:有时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的!

值得欣慰的是,通过失败,村民们终于意识到,他们是能够,也应该主动参与的。他们拿出一万元钱扩建了溶洞的入口、引入照明。他们现在很团结,决心再不放过到口的肥肉。

他们收获了比机遇更宝贵的东西——做人的自主精神。

这才是民主社会的最肥沃的土壤。历史上最接近这种“主动”的是土改,但也是别人画好了线才去走的,所以很容易又被拿走,而且无意中破坏了勤劳致富的中华传统道德;侵犯了人人都该有的别人的尊严。但这次不同,他们主动争取的是双贏的局面。

他们长期的被视为底人一等,以至于自己也认为是低人一等。前不久,我在网上看见一张照片,是一个民工带着他的孩子,坐在地铁的地板上,而地铁上尚有很多空位。坐在地板上的孩子,和坐在位子上的乘客目目相对。我也不禁打了个冷战。我现在能体会到鲁迅在闰土叫他一声“老爷”时,如身入凉水般的感觉。

社会发展到现在,平等的思想应该深入人心了。但现实却不尽如意,许多还停在口头上。

我希望,中国再也不需要“救救孩子”了。

  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