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山下乡——尾记(一)
2017-08-31 11:02:22
  • 0
  • 9
  • 25

站在历史的角度,我又回顾了50年前的,那场排山倒海、无可阻挡的运动,心头浮现出一个问题:毛泽东们推动这次运动,是否并不完全是权宜之计,还夹有更深远的思考呢?

毛和列宁都曾强调教育农民。他们有一个共同点,即政权的取得主要是依靠农民。土地均分符合了他们的世代追求,但后又收归公有,确不符合他们的心愿。因此他们就从革命主力成了落后群众。也因是被动接受而失去了生活的目的性。毛对这点不满意,而对这批印有城市烙印,从小在不同环境下成长的知识青年抱有期望。他们没有私有观念的负担,只有热血和理想。这群孩子最理想的状态是既吸取农民身上积淀的百年不变的稳定性,又保有农民所缺少的、向理想的公共社会进发的热情和主动性。毛在思想上是否有过一丝闪念:他借此在农村,又将拥有未来中国革命的中坚力量。

这当然只是合理的猜测,当年有关那场运动的高层思想动态还属绝密。

那回到现实层面。仍走在继续深化经济、政治改革路上的当今中国,是否还需要农民的自觉的支持?如果需要,那又如何启发他们逐步丢掉被动接受的老习惯,成为一个能主动迎接新世界的力量?

需要是无可置疑的。他们占人口大多数。他们是海洋,是土地,承担着重要的社会稳定的作用。但如何去有效地影响、启发他们的思想呢?

最近我在网上看见一篇奇怪的论述,是他听说老泉在火车上启发民工们的民主意识,而被围攻的事引起的。

作者评论说,老泉是“思想者”,民工们是一群盲,和低等动物区别不大。顺带他又说大多数下放知青没有什么知识和思想,把他们都扫入了低等的行列。这里且不说作者的等级观念是多么严重,就说如果没有“平等”这个民主的核心,怎么去启发民主?

所以看看作者设计了什么?

他说压根不需要启发。只需那些民族魂魄、社会脊梁(精英集团)做出顶层设计,画好路线图,然后赶着这些低等群盲上路就行了。

如此离谱的言论。如果你要说是出于气愤这历史现实,那你也没有拿出起码的高度来。

更让人难解的是,作者把毛当年许诺给农民的,把蒋的土地分配给他们,以换取他们的真心支持,作为农民低等和可笑的证据。那试问,这不也就是那时的“顶层设计”吗?

我并不怀疑,作者想推进一个自由、平等、民主、法治社会的建设,但假如你不想建成一个空中楼阁,或者封建堡垒,就要深入到农民中去,建立相互信任,从他们最迫切需要的地方入手,去影响他们的変化,逐步去解放他们自身。

但我远不是这方面的专家,想提出更具体可行意见是困难的。下一节,我想借用另一篇网文,来尝试着,看能不能说得更清楚一些。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