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说不到那样好
2017-06-14 16:21:08
  • 0
  • 5
  • 37

博主:上帝无言  发表时间:2016-11-19 14:36:29

我和老泉谈文明(和谐版)

——假如生活强奸了你,你又能咋地?

假如生活强奸了你,

不要悲伤,

不要哭泣。

就像他们劝你的那样,

闭上你的眼睛,

假装你很享受。

然后找个机会,

一口咬掉他的小鸡鸡……

一位先生站出来,

骂你暴力,

说你为什么不相信法律!

你说,

我跟他讲法律,他跟我讲政治;

我跟他讲政治,他跟我讲国情;

我跟他讲国情,他跟我讲接轨;

我跟他讲接轨,他跟我讲文化;

我跟他讲文化,他跟我耍流氓;

我跟他耍流氓,他娘的,

他又跟我讲法律。

我一巴掌甩过去,

问他疼不疼,

他说,哎哟!

几句定场诗念罢,进入正题。

看了老泉在博客中国的一篇博文《一切都因为缺少文明的训练》,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。

老泉开篇说“城管又打人了,警察又打人了,小贩又把城管捅死了,汽车又撞死学生了……每天睁开眼这样的新闻便迎面扑来!觉得我们中国人仿佛不是生活在文明时代,……讲理不行吗?谈判不行吗?交法院审判不行吗?有矛盾怎么都是全武行?”

老泉说,“中国人已经不会讲理”,“我老岳父去年出车祸失去一条胳膊一只手,事情再过半个月就满一周年了,法院判决对方负全责,可是到现在没有赔偿一分钱。如果我的四个妻弟有一个是杨佳,暴力事件不可避免。”

看到这里,我有点晕了。从老泉岳父的遭遇来看,确实是“讲理不行”,“谈判不行”,交法院审判看来也不行呀。(老泉论点论据前后矛盾),老泉又不会全武行,我想问问老泉,除了忍下去,——好象你已经打算这样做了,——事已至此,你还能咋地?你能想出一个“文明的”办法,顺利地让岳父得到肇事者的赔偿吗?

老泉又说“比如杨佳,扭曲的人性让他变成了一头野兽,然而这头“野兽”在弱势群体的眼中成了英雄。请问,如果世间尽杨佳,哪个还有安全感?我们不能在诅咒邪恶的同时又去赞美邪恶。”

有时我想,如果是我走到大街上,被警察盘查,警察不满意我的态度,把我押到派出所打一顿,我该怎么办?如果我睡到半夜,被一伙人破门而入抬到车上开出去五里地扔下,等我一瘸一拐回到家,家里的房子已被夷为平地,我该怎么办?如果我在大街上摆摊,城管把我的摊子掀了,又要推走我的车子,我去抢,被一伙人摁地上一顿猛踹,我倒在地上满口是血,这时,我又该怎么“文明”地办?.......

问了自己这么多如果,我不知道答案。你们的答案又是什么?

杨佳死了,唐福珍死了,夏俊峰死了,徐纯合死了,贾敬龙也死了,而我们还活着,不是我们比他们更文明,而是我们没他们那么倒霉!

是的,我们要祈祷那些厄运永远不要降临到自己头上。

我还想反问,“如果世间尽杨佳”,还会有那么多肆无忌惮地欺负百姓的恶势力吗?

扫地的时候,看到一个虫子,你可以一脚踩死,——因为你毫无风险。

如果是一条蛇,你踩一个试试?

不幸的是,我们都是虫子,那只脚会跟虫子讲道理吗?

老泉说,“村支书要懂得强拆是违法的,但是面对违法,只要没有生命危险,贾敬龙就不能威胁到对方的生命。”

大家说说,如果你是贾敬龙,你会用哪种更文明的方法:A、忍了,忍的时间长了,人就会对伤害麻木了。就象被温水煮的青蛙一样。B、告状打官司,尽管村支书有的是钱,可万一遇到包青天,官司打赢了呢?C、上访,尽管官官相护,可万一遇到微服私访的乾隆爷,沉冤得雪了呢?D、(我猜不出来还有什么更文明的办法)。

另外问一句,如果女人被强奸,“确定没有生命危险”,这个女人可不可以威胁对方的生命?如果有人在残酷地殴打你的父母子女爱人,一时半会儿打不死,你又能如何文明地面对?

我想说,有些人认为,除了生命,还有一些是值得以死相拼,比如清白,比如尊严,比如……。

可悲的是,那些抗争的人,不但受到官媒的羞辱,还会受到同类的羞辱。尽管有时候,他们也享受了他抗争所带来的好处。

我反对暴力,但我也反感圣母婊。

我要再一次地提醒有些人:不要以为大象可以肆意地碾压卑微的蚂蚁,——总有一天,风云为之变色,大地为之颤抖,那只大象终会听到上亿只蚂蚁的怒吼!

假如生活强奸了你,你又能咋地?

  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