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中应有世界标准——不要再象过去那样内外有别了
2017-09-20 19:13:48
  • 0
  • 30
  • 30

习近平说,要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。事实上,中国已经扛起了世界经济一体化的大旗,成为其最有力的维护者和开拓者。过去,市场上常有借“外贸转内销”来推销产品,是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,质量标准内外有别。但现在中国已号称经济老二了,再这样未免有失身份。

日前我看了微友发来的微文,上面说,丹参滴丸自1997年向美国FDA申请注册20年,投入大量人、财、物力,最近三期临床试验惨遭失败,被判无效。症结在评判标准。

FDA国际中心组织9个国家127个研究中心,大组1004病例,随机分组,双盲对照,严格按照国际公认的冠心病试验的金指标----平板试验----即在患者治疗前、治疗4周后和6周后,给患者加大运动量,分3次来检测患者耐疲劳时间,前后对照,来判定药物是否有效。

中国也向FDA提供了469份试验报告,其中病例数达200以上大组仅6份,余均为小组,且未接受过“平板试验”。但其在国内均判定有效。

那么问题来了,国内数以万计的,正在服用丹参滴丸的患者,该相信谁呢?我就纳闷,难道在近20年里,中国就不能针对中药见效慢等特点,参照国际流行的1004病例、“平板试验”的标准,把给药期延至4个月、6个月,而给国内外患者一个有力的和放心的试验证明呢?

中药理应建立通行世界的,一个个自己的金标准。这也是中医药走向世界的契机啊。而且事关治病救人,不应该有“内外有别”的余地。


还有其它事例,也是从微文中看到的。

文中说,上海复旦大学华山医院经过实地考察,决定邀请哈佛麻省医学院心胸外科一个手术小组,来給本院医生做示范。小组内有一主刀、一麻醉师、一体外循环师、一护士、一术后监护。他们做了8台手术,包括对每个患者的疹断、分析、手术、术后康复等全套医疗服务。其实做的都是些普通的心脏搭桥及瓣膜手术,让中国医生操作也是相当嫻熟,技术上是了无新意的。但中国医生在8台手术全程跟踪观摩下来后,都说“深感震动”。震动他们的是国际医学界先进的管理理念、规范的手术操作流程、顶级专家的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、职业素养。而国内大多数医院的整个医疗过程缺乏规范统一的操作流程、高度负责的敬业精神。他们往往凭杖经验,习惯跟着感觉走,缺乏严谨的规范操作意识。

不少医护人员感慨:国内麻醉用针通常又粗又长。他们为了减少患者痛楚,改用耗时费力的细管注射,这种细微处见真情的医学人道主义,国内医院是欠缺的。

他们对每台手术,要制定规范操作的“流程图”,然后近乎刻板地执行,个人不能有任何增减。任何可能出现的意外都有预案,相应的药品和器械,都必需放置在固定位置上。对此,有医生感叹道:我们往往没做好最充分的准备,意外临头等药或手忙脚乱去找器械常会出现,甚至会造成医疗事故。手术中国内一般保持病人收缩压在120---140即可,他们要求始终保持在120,最大限度地保证手术的安全。

在第一台手术前,他们首先纠正了国内医生消毒的不规范,虽然已作过沟通,但不觉中顺照习惯了。其次发现缺少一台监视仪的副显示屏,是主刀需要看的。但国内通常只给麻醉一台主屏。但坚持要,赶紧又加装了一台。

病人中有个80岁老头,心脏病严重,医院不敢给他开。他女儿找到美国专家。术后第二天,老头能下床,一周后康复出院。

这里表现出的中美医生之间的差距,已不单是在规范操作管理的标准上,更体现在思想境界的高低上。华山医院意识到这点,所以作出了引进世界标准的医疗过程操作规范的第一例。

中国应该到了告别“内外有别”的时代了。当然一时还难以根绝。类似美国专家的医疗,中国不能说没有,但那只是针对少数人的,内中散发着几千年封建的霉味。虽然已属残余,但一时是难以根绝的。


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